移到恢復室,身體還是忍不住的發抖;意識清醒,可是折騰了一夜,很累。

 

爸媽趕來看我,進來的時候,眼框都是紅的,我想他們的心情應該很複雜,一方面開心有孫子可抱,同時又看見女兒受苦。不知道昏睡了多久,從恢復室轉到普通病房,記得護士將開刀房的床靠近單人病床,我是自己先移頭再移屁股這樣滾過去的,止痛針的效果真是強,這樣移過去都不會痛。平躺了四個小時,換了幾包點滴,傷口開始微微的發疼,護士小姐說那是子宮收縮的疼;我在想,撐了十個月的子宮,要開始慢慢縮小,加上帶著刀傷,肯定是會痛的。不過,這種疼痛有止痛針,比起自然產的陣痛,我都還可以忍。

 

夜裏,我問護士可以打止痛針嗎?護士說一針可以撐至少十二小時,臨睡時她們會來幫我打。我對於止痛針退去的恐懼實在太大,想說肚子被這麼開了個洞,怎麼只有這點疼痛有點不可思議,不知道現在的醫術進步成這樣?!還是我的惡夢還沒來?!

 
 
 
小花貓第三天被抓去學洗澡~
2009/2/23



隔天早上,就有醫生來詢問情況,說等一下會拆尿管,叫我如果覺得
OK的話,中午前要下床去上廁所。我想說天ㄚ!這也太強人所難了吧?!我昨天才開完刀耶...今天就要自己練習小便;我還反問醫生說:若我覺得不OK,可以一直賴在床上嗎?!醫生說不行,還說下床走動好的比較快。看來是我誤會了,之前聽到第二天可以下床走,還以為醫生技術很厲害,原來大家都是被逼的Orz…

 

好吧!既然說都要下床了,拆了尿管,我也請護士幫我把點滴拆了,將束腹帶綁緊,在小花貓的攙扶下,我像個八十歲的老太婆緩步往廁所邁進。尤其是上下病床的動作真是困難,小花貓東想西想,想了幾個姿勢讓我上下病床不會拉扯到傷口;後來醫師來巡房時,還說我的姿勢很奇怪(廢話!我現在又不算正常人)。因為想趕快好起來,去看陳皮梅;不然寶寶欣賞的時間只有一小時,我這樣舉步維艱的從病房走過去,應該就關門了吧?!


阿爸, 你也洗快一點~
2009/2/23

 

 

第二天下午護士來問我漲奶了嗎?!要我去清潔乳房給寶寶練習吸允;我說沒有漲奶ㄚ,結果自己到廁所清潔時,竟然擠出一點點初乳,想說我對自己的身體還真是有點麻木。第三天開始,我就可以擠出50cc 的ㄋㄟㄋㄟ給寶寶喝,第四天就衝到150cc;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心急,每天擠的結果,乳頭破皮,但是不擠,就感覺乳房快爆掉。


每天都要凌晨起來擠奶,加上荷爾蒙作用,睡覺都會盜汗,整天早上起來感覺都是汗臭。當第四天醫生來幫我拆線的時候,我就趁著大中午,洗了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。第四天我就好了七成了,除了打噴嚏傷口還是會痛以外;基本上,心態已經從我絕對不想再生小孩,進展到可以考慮再生第二個


 

10幾CC珍貴的初乳
2009/2/23


現在,我聽到自然產的媽媽,都會肅然起敬;若是沒有打無痛分娩的,更是讓我超然佩服。我承認,我的耐痛程度真的是很低,不過不管怎樣,我也當媽媽了。

陳皮梅吃奶的表情超認真!!
2009/2/23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SA 的頭像
ELSA

女生宿舍ANNE & EMMA 的部落格

EL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