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好上班上到2/18號星期三,想說2/21號才要開刀,可以浮生偷閒二天,準備好心情再去剖腹。結果,真是人算不如天算,凌晨十二點開始破水+落紅

 

躺在床上睡不著,老覺得褲底濕濕的,想說是不是分泌物越接近生產越多,從床上爬起身,就開始一滴兩滴滴下,還帶有淡淡的粉紅色。心裡一驚,我該不會是要生了吧?!突然水量增多,站著地下就一灘水,粉紅色的血量也增多,趕忙叫起小花貓打電話去婦產科診所問,這是不是要生的前兆?因為我一直覺得我會剖腹產,所以對於自然產的產兆都沒啥留意。果然,診所說要我準備好媽媽包去報到;我和小花貓就手牽手快樂的開車去了,心裡想怎麼一點都不痛,老天爺真是對我太好了!

 

因為先破水的關係,診所留我下來辦住院,一內診才開半指,因為還不感覺陣痛,所以當護士小姐問我:「媽媽你是星期六才要開刀,那現在先破水,你還要開刀嗎?」我非常神色自若的跟護士小姐講:「既然寶寶選擇自己要來的時間,那我們試試看自然產吧?!」

 

 

 

還不知道苦難即將開始~
2009/2/19

約莫兩個小時之後開始陣痛,我就後悔了… Orz…陣痛的頻率是五分鐘一次,清醒的時候想要自然產,疼痛的時候就想要剖腹,從兩點開始痛到早上七點,我幾乎要把病床拆了,小花貓在旁邊呼呼大睡,我已經是疼痛難當,可是不願意唉出聲音來;心裡想,都已經過了一夜,又這麼痛了,應該差不多了吧?!結果護士小姐來內診,只開一指半,連無痛分娩的等級都還打不到!!!囧rz… 啥咪!!!

 

後來,念頭一轉,我是來這裡生小孩的,只要達到這個目的就好,管他用什麼方式。

我跟護士小姐說:「那你幫我約醫生來,我要剖腹。」護士小姐問:「那需要看時辰嗎?」我心裡想老娘都快痛死了,不用看了啦!所以我跟她說:「不了,請以麻醉師最快趕到這裡的時間。」= =

 

後來我被請到了開刀房,綁上血壓計、點滴,還留一隻靜脈注射針,手臂都被綁起來,一個人躺在開刀台上,因為陣痛還是五分鐘一次,我不能隨意移動,陣痛有越來越痛的趨勢,不知道痛了幾次,痛到我已經再發抖,已經唉出聲音來。

 

約莫過了四十分鐘,一個拿著GUCCI包的麻醉師到了。聽說他技術一流,怎麼看起來不像?!

他要我側過身去,不要動,準備實行半身麻醉,我彎著身體,讓他找到我脊椎的一小節,他拿針刺進去,因為嚇一跳我縮了一下,結果連扎了兩次,刺進去的時候刺痛帶著酸麻,後來他真正打進麻藥,順著管子有種冰冰涼涼的感覺。因為麻醉是慢慢發作的,所以當陣痛來臨時,我還是覺得痛;我就一直跟他嚷嚷麻醉藥沒發生效用,因為我太害怕萬一下刀時候還有感覺,那該怎麼辦?!

 

後來混合著陣痛、麻醉藥、恐懼,我整個人抖的不能控制。麻醉師站在我旁邊,我彎著頭跟他說,你可不可以幫我全身麻醉,他說可以,等劃下第一刀他會打一針讓我睡。好不容易等到兩位醫生到齊,我被蓋上只露出肚子的綠色消毒布,他打了一針讓我昏沉過去,可是不是睡沉,因為我進入了另一個很奇妙的世界,我想吸毒的感官經驗應該就像是那樣吧!!但是,我眼睛沒法睜開,感覺有人拉扯我的肚皮,接著就聽到嬰兒的哭聲,所以陳皮梅出生的時候我沒看到第一眼



剛從恢復室出來,臉水腫加上對止痛針過敏,滿臉起疹子
2009/2/19


 

再當我睜開眼睛時,護士已經在做最後的清理了,傷口蓋上紗布,換了一瓶點滴,我就被推往恢復室,不過因為藥效還沒退,所以我還是發抖。護士小姐抱陳皮梅進恢復室給我看的時候,她沒哭,眼睛睜著看著我,我轉頭對她說:「嗨!我是你媽」因為看到她很健康,自己流下了一滴眼淚;懷胎十月的擔心,終於在心裡放下一顆大石頭。


我剛看到寶寶時,嚇了一跳, 心裡想: 完了! 我的女兒怎麼這麼像白雲?!
2009/2/19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SA 的頭像
ELSA

女生宿舍ANNE & EMMA 的部落格

EL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